• RSS订阅 保存到桌面加入收藏设为首页
符咒

嫁给二婚男人的八字

时间:2020-08-12 16:19:17   作者:   来源:   阅读:84  
内容摘要:作者:翠脆生生贺俊生有裸睡的习惯,谈恋爱时,袁媛当然不他有这个习惯。有了肌肤之亲之后,眼里出西施,也没太在意这个问题。是到了婚姻里,当初炙热的爱恋散去,鸡毛蒜皮的烦恼一波一波涌进围城,彼此褪去光环,有些习惯就变成不可忍受的肉中刺。袁媛生完孩子之后有了眼袋和,这对于爱漂亮的她来说没......

作者:翠脆生生

贺俊生有裸睡的习惯,谈恋爱时,袁媛当然不他有这个习惯。

有了肌肤之亲之后,眼里出西施,也没太在意这个问题。

是到了婚姻里,当初炙热的爱恋散去,鸡毛蒜皮的烦恼一波一波涌进围城,彼此褪去光环,有些习惯就变成不可忍受的肉中刺。

袁媛生完孩子之后有了眼袋和,这对于爱漂亮的她来说没法忍受。再加上贺俊生在整个孕期的表现像个,让他给孩子洗个奶瓶,他都能把暖水瓶给碰倒,让他煮碗西红柿鸡蛋面,犹豫半天问啥时候该下面?这类事情太多太多,每一件都像一根刺扎在袁媛的心里,她憋着不想发作,但心情持续低落,以至于失眠厉害。

跑了几次之后,袁媛一赌气,撂出狠话,你以后带着孩子睡去,男宝多跟爸爸在一起有好处。我再睡不着,也活不下去了。

奇怪的是,分房睡之后,袁媛的重度失眠不治而愈。

她原先想,贺俊生带着娃,绝对是鸡飞狗跳。没想到,父子俩相处甚欢,娃睡得很踏实。

贺俊生和孩子在一起睡觉,仍然脱个精光。

你当着孩子的面像样子?我警告你,以后孩子要是还没睡着,你必须穿,否则,别怪我不客气!小心我儿子被你给培养成!袁媛那个气啊,儿子还小,贺俊生就这个德性,怎么一点都不注意形象呢?

我是男人,我儿子也是男人,我有必要吗?贺俊生白了袁媛一眼,丝毫不以为意。

说的好像也在理儿,父子俩都是男人,生理构造一样,能造成伤害?袁媛嘴笨,一时间被呛在那里,竟然想不出可以反驳的。

不料,这天,袁媛下午过去接孩子,悄悄把她拉到一边嘀咕,说下午对小女生脱裤子了,还把自己的小牛牛露出来了……

袁媛的脑子里嗡一声,她恶狠狠瞪了一眼儿子,正想问他是怎么回事,一个小女生就跑过来说,妈妈,他今天耍了,他脱裤子了,他不要脸!

给道了歉,又给小女生和人家的妈妈认真道了歉,袁媛憋了一肚子气回家,没成想贺俊生应酬到晚上才回家。

她刚想说话,人家进浴室洗澡去了。

等贺俊生洗完澡出来,他一如既往地光溜溜跑到卧室去,袁媛彻底炸了,王八蛋,你,就不能穿件衣服啊?

我穿衣服睡不着?贺俊生嘟囔着,神经病!

你说谁呐?你说谁神经病呢?袁媛气坏了,跑过去扯住贺俊生一口气把儿子今天在幼儿园的所作所为说了出来。

那,那跟我有一毛钱关系啊?贺俊生翻了个白眼。

你要是再不改这个臭毛病,我们就离!袁媛脱口而出的话连她自己都吓了一跳。

离就离,随便你!卧室里,已经吓得哇哇大哭,贺俊生砰一声关上门,背影都很决绝。

客厅忽然恢复到沉寂之中,袁媛呆呆坐到沙发上,她没想到贺俊生居然没有一丝一毫的挽留,这段婚姻还有?

婚姻走到一定阶段,是不是都有彼此嫌弃的一天?

袁媛想,肯定是,一定是,平时没事都忍着不说,就当都没发生。一旦有风吹草动,所有淤积在心底的愤懑和委屈,挣扎和痛苦,都潮水一般涌上来,当真是一天都不想过下去了。

当初自己嫁给贺俊生这个二婚头的男人,全家人都反对,无他,贺俊生这般长相的工薪族在本城多到不胜枚举,又何必跟着他吃苦?贺家在某个县城下属的小镇上,父母都年事已高,无论从经济上还是事业上等等,都不会对袁媛以后的有一点点帮助。

彼时,袁媛和贺俊生已经跨过那道界限,他会送她朵玫瑰,还亲自下厨为她炖银耳莲子羹,甚至花几万块给她买一个包包当生日礼物。

尽管他已人到中年,贺俊生的鲜活和炙热都让袁媛着迷,她想和他在一起,想到睡不着觉。

不知有谁说过,一段爱情里,爱得更多的那一方,绝对是输家,受伤最深。

袁媛嫁给贺俊生之后,婆婆对她横挑鼻子竖挑眼,最初她不知是为了,后来偶然听到婆婆和其他人议论,还在念着之前那个儿媳妇的好,言语间似乎暗示旁人,袁媛就是个小三,挑唆儿子离了婚才娶了她的。

遇到贺俊生的时候,他和前妻已经一年了,袁媛自认是正常的恋爱关系,又怎知世间风雨哪里管事实是,等她意识到这一点时,风言风语已经传遍了亲友圈。

媛媛,我一中年老男人,之后一穷二白,跟着我,苦了你了!

当初贺俊生尚且殷勤地附在袁媛耳边说些甜言蜜语,女人嘛,有这些足以抵挡千军万马,她自是在心底荡起些许的疼惜,搂着他的脖子小声说,只要你对我好,就够了。

世事万般残酷,一个中年男人想对女人好,是需要付出些的。而贺俊生在过去十年的婚姻中,是个掌柜,连袜子和都是前妻给洗,又何尝会做些柴米油盐间的事。他开个小,收支勉强够养活自己和手下人,亦无多余的钱来给袁媛花。

退一万步说,贺俊生和袁媛的鱼水之欢也是日渐衰微,他常常自嘲,老了,老了,反倒是袁媛面红耳赤的还要安慰他。

花不到他的钱,得不到他的性和爱,连理解和懂得也欠奉,这一段情的滋味愈加淡得像白开水。

袁媛苦笑,背了一个小三的名声,自己的工资全部贴在家里,反倒落的里外不是人。

贺俊生每个月需要给前妻元的赡养费用在女儿的上,有时手头紧,他还得问袁媛借了周转。

可能每一个女人都有过一千次的心,终究是有一千零一个不离的理由等着。

袁媛在小书房里辗转反侧了一晚,第二天一早,贺俊生主动买了豆浆和包子,他说,我单位有点事儿,先走了,你送儿子去上学吧。

走,去,把手续办了!袁媛扭着头说。

贺俊生不吭声了,他嗖地把袁媛和儿子都拉上到了民政局门口,闷声说,把包子吃了!

袁媛瞪着他,不知为想笑。

女人动不动就说,我一把年纪了,离的哪门子婚!贺俊生说着,发动车子把袁媛娘俩送到幼儿园门口,就绝尘而去。

袁媛给详细解释了小男生和小女生的区别,认真叮嘱儿子不能再把小牛牛露出来,这才把他送到了。

从出来,遇到一个人打招呼,嫂子,你家宝宝也在这儿上学呐?

袁媛抬头,打招呼的人是个三十出头的男人,她依稀记得他,却又想不起是哪里见过。

嫂子,我是的会计啊!男人笑道,啊,今早贺总在万达的那层楼租出去了,可把我担心坏了,今年租房子的行情不太好呢……

男人言语间似是有讨好加邀的,寒暄几句就走了,袁媛倒是纳闷,贺俊生倒是提起过在万达租了,是一层楼,还是他的朋友看在他周转困难的情况下给了个优惠价。

幼儿园离万达不远,袁媛信步走过去,问保安,说想租个办公楼,是一层楼。

胖胖的保安笑眯眯地说,楼有一层,是贺总的,听说今早租出去了,你呀,迟了一步。

袁媛哦了一声,告辞出来。

一个男人为要在妻儿面前装穷?在袁媛看来,贺俊生是被前妻压制惯了,怕了,出于本能在演戏。

成年人的世界,谁不在演戏?可对着老婆孩子还在演戏就让人感到可笑了。

本来是属于自己名下的楼层,愣是说朋友的,还说是租的,高,实在是高!

车水的街道两旁,空气沉闷,似乎凝固在刚才的那一刻。

袁媛发了老半天呆,给单位请了一天假,随即去找贺俊生的前妻。

贺俊生的前妻是银行的大堂经理,和贺俊生之后带着女儿独自,袁媛原本想当面锣对面鼓的到底那层楼是不是贺俊生的。

到了银行之后,她看到一个个头高挑的女人正在微笑着给客户讲着,侧脸看上去靓丽又青春。

我前妻啊,矮胖矮胖的,长得不行,还土气,哪能跟你比啊……

贺俊生说过的话此时此刻轰隆隆在耳边响起,袁媛哭笑不得地发现,自己的那点自信心和优越感根本不值一提,和贺俊生的前妻比,自己才像个二傻子!

她给贺俊生发了条:那层楼是你的,对吧?这样子有吗?有吗?在我面前装穷?

贺俊生秒回:哎哟,我当时正和那个谁闹呢,要是让她了,我还不得分她一半啊,你怎么这么傻呢?我还不是为了我们俩的以后考虑啊!不说了,我还有个会要开,晚上回去谈。

袁媛回到单位,和同事闲谈中故意把话题往那层楼上引,有一个特别精明的同事说,那层楼四年前的价位差不多就要多万了,放现在更值钱!

袁媛觉得和贺俊生的婚姻几乎走到了尽头,她想,一秒钟都不想和他继续过了。了这层楼的存在之后,她才看清楚了贺俊生,他真正爱的是钱,是他自己!

其实,婚后有过的念头,都是一闪而过的气话。在内心深处,她仍然把他当成可以携手一生的人,工资卡上多出一毛钱都会欢呼跳跃地发告诉他。

似乎从一条引发的怒火开始,袁媛对贺俊生的信任和爱,以摧枯拉朽的姿态迅速坍塌。不,也许,这样的寡淡,早就有了,只是她刻意忽略掉,当成不存在。

晚上回到家,她了一个邮箱给贺俊生的前妻发了封邮件,把贺俊生在万达有一层楼的事情详细叙述了一遍,并且告诉对方这房子已经租出去了,明天上午准备签合同。

果然,贺俊生一进门,就响了,是那边打过来的。

?欢欢病了?好好,我马上过去!贺俊生放下就往外走。

袁媛故意说,啊哟,又被大房叫走了,剩下我这二房独守空房。

你这人,怎么阴阳怪气的呢,孩子病了,我这辈子还有啥指望的,不就剩下俩孩子吗?贺俊生瞪了她一眼,噔噔噔下楼。

袁媛自然明白,说孩子病了不过是贺俊生前妻的借口,他今晚去了,绝对要有一场战争等着他。

晚上点多,贺俊生回来了,他长吁短叹地说,她怎么我在万达有一层楼?这婆娘真狠,逼着我写了一张借条,让我把今年的房租分她一半……

灯光下,贺俊生鼻青脸肿的,像一只斗败的公鸡窝在沙发上。

袁媛忍着想笑的冲动,挑挑眉,说,哎呦喂,人家的跆拳道真没白练呀,赶明儿我也过去报个班。

哎呀,求求你了姑奶奶,你饶了我吧!我怕了你们这些女人了!贺俊生一听跆拳道三个字,脸色都变了,连连摆手。

想当初贺俊生就是受不了前妻的凶悍,才想尽办法的。他前妻业余的爱好就是练习跆拳道,身手相当敏捷,贺俊生为了,不惜故意制造自己的假象才得以从上一段婚姻中脱身。

袁媛笑了,我明明和你是正大光明谈恋爱结的婚,你到处说我们俩早就好上了,给我泼脏水,你就是货真价实的王八蛋,揍你活该!

我,我这不是无奈吗?我们俩刚认识的时候,我就对你有好感了啊,所以意了一把,行不行啊?贺俊生皱着眉,哼哼唧唧的。

袁媛报了班,还给自己买了整整一年的瑜伽课,办了健身卡和美容卡。

她和闺蜜小英聚会,小英笑话她,干嘛,暴富啊,这么花钱?

他的钱,我不花白不花,先把自己武装起来再说!袁媛大笑。

自从发现了整治贺俊生的办法之后,袁媛的踏实了好多,一旦他出幺蛾子,她就故意透风给贺俊生的前妻,而他的前妻有一千种办法让他乖乖地过去。

哈哈哈哈,那万一他和前妻复合了怎么办?小英笑得花枝烂颤。

不可能,他在那边就像老鼠见了猫,逃都来不及。除非他前妻找了对象,否则,有他受的。她前妻了他隐瞒财产的事情之后,狠狠把他揍了一顿,贺俊生在躺了一礼拜才出院。他要是敢有小三啊,小四的,就不怕被打死啊,他前妻妒忌心是很强的。当初,贺俊生冒着九死一生的危险假装自己破产了,还在外面有人了,被揍了好几次,才离的婚。啧啧,这算是另一种家暴了!袁媛撇撇嘴。

而我呢,用他的钱壮大自己,时候想都不迟。袁媛嘿嘿笑,他要是表现好,我也可以考虑和他继续过下去,毕竟,贺俊生是个骨子里懦弱又胆小的人,对孩子不错,哈哈!

小英竖了竖大拇指,说,这也是一种策略。

翠说

今天的是根据读者的倾诉改编的,其实不像一个完整的,是一段记录。袁媛在婚姻里由当初的不谙世事到现在的收起锋芒,宽容和忍让,了妥协和理解,她说,和贺俊生闹时感到委屈,为自己不值。后来,看到了他好的一面,也愿意接受和理解他所做的,同时,自己、壮大自己,以便于将来有一天真的想,可以有勇气和底气提出!

更多精彩故事请搜索ilovecui01关注微信公众号翠脆生生!每天的都有免费精彩故事等着您!

翠脆生生:中年美少女一枚,现居银川。

出版《两个人的》《我们忘了,爱在婚前》等书,新书《美好的人,都不会孤独终老》《把平凡的日子过得像诗一样》新鲜,各大站和书店均有销售,其他文字散见报纸及!

类属

情感类:翠脆生生,ID(ilovecui01)

欢迎搜索!

@翠脆生生

时加以上资料,视为!

商务合作请加微信:ilovecui1,加时请说明身份,谢谢。

关键字:嫁给二婚男人的八字,装穷的男人,真穷男人和装穷男人,有钱装穷的男人,在你面前装穷的男人,不爱你的男人在装穷,男人装穷的心理,骗你的男人在装穷,男人总在女人面前装穷








Copyright©2012-2019  All Rights Reserved ghengo.com. 风水版权所有

 百才网-在线算命网友情告示:本网站内容多数来采自互联网,如有内容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告知我们,我们将第一时间删除并向您道歉。免费算命
鲁ICP备16025356号